您现在的位置:地球城博客 > 比阳光还耀眼的男人 > 吃豆腐的三种境界
标签: 分类:默认分类

吃豆腐的三种境界

2017年10月12日 10:25

还记得多年前,读林语堂的一篇谈吃的豆腐,提到鸡刨豆腐和鸡刨豆腐的做法,文章读完后一时兴起,就买了豆腐等食材,照着文章里说的,做了,也许做法不正宗,也或者厨艺欠精,吃起来并没觉出来好吃,至少不如文章里所


还记得多年前,读林语堂的一篇谈吃的豆腐,提到鸡刨豆腐和鸡刨豆腐的做法,文章读完后一时兴起,就买了豆腐等食材,照着文章里说的,做了,也许做法不正宗,也或者厨艺欠精,吃起来并没觉出来好吃,至少不如文章里所写的味道美妙。看来,在文人的生花妙笔之下,再普通的菜品也会活色生香起来。
说起豆腐,当然要先说说豆腐的发明者,汉高祖刘邦的孙子——淮南王刘安。相传豆腐是公元前164年,由淮南王刘安所发明。刘安在安徽省寿县与淮南交界处的八公山上烧药炼丹的时候,偶然以石膏点豆汁,从而发明了豆腐。炼丹意外发明了豆腐,倒也是歪打正着,想想,古代的不少发明都是意外得来。
万事美妙也神奇,一粒粒黄澄澄的不起眼的大豆磨碎后,居然就能够流出洁白如乳的豆浆,再加点儿东西,居然就能够做出洁白如玉、温润可口、营养丰富易吸收的豆腐。普通的豆腐之外,又有小豆腐、豆腐脑、菜豆腐、豆腐皮、千页豆腐、内酯豆腐等等。
豆腐是家常菜。豆腐因为营养丰富,颇受人们的青睐,豆腐可以自立门户,也可以做配菜,因此,豆腐的做法也是多种多样,像葱烧豆腐、白菜炖豆腐、麻婆豆腐、鸡刨豆腐、八宝豆腐等等,可以说花样繁多,举不胜举。
小时候,村子里有一家做豆腐的,还有一家做豆腐皮的,经常还有别的村做豆腐的,用车子推了豆腐走街串巷地叫卖。那时候,豆腐可以买,也可以拿豆子换。印象中,好像是两斤半豆子才能换一斤豆腐。用豆子换豆腐不如拿钱买合算。但是,村人手中没有多少闲钱,一般会舀上半瓢黄豆去换,只有算透了账手中还有闲钱的村人,才会去花钱买上块豆腐。
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,豆腐实在是太不算个菜了,但在我小时候,家里穷,一年里是难得吃几次豆腐的,豆腐的珍贵程度大约仅次于肉了。至今我还记得,我八、九岁的时候,有一天感冒了,母亲心疼我,就悄悄为我开了小灶。这小灶就是清水煮豆腐,没有加什么调料,只是放了一点盐。切成小块儿的白嫩嫩的豆腐和清凌凌的汤,盛了一大粗瓷碗,母亲让我趁热抓紧吃喝。我美美地吃了豆腐喝了清汤,吃喝完后,身上冒出了汗,感冒也好了大半。现在想来不禁有些纳闷,当时母亲为什么要做清水煮豆腐,没滋没味的。问母亲,母亲也记不起来了。当然,当时吃喝时并没有觉得没滋没味,而是清香可口,美味无比,也幸福无比。
日子逐渐好起来后,豆腐也逐渐成了家常菜。袁枚的《随园食单》里提到冻豆腐的做法,记得母亲也这么做过,寒冷的冬天,母亲把豆腐放在屋外冻一夜,第二天豆腐化了冻,炖豆腐吃,化了冻的豆腐,表面呈蜂窝状,非常入味,一咬满口汤汁,吃起来别有风味。母亲虽然不识字,但却是个善于学习和动脑筋的巧手主妇,也不知道是听哪个邻居说起冻豆腐,自己就在家里尝试做了。虽然母亲做的冻豆腐远没有《随园食单》里写的那样,配料珍贵还多样,做法繁琐,但是,里面有母亲的爱的味道。
禅宗三境界说得好,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;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。饮食也有这么三境界,我这里借用豆腐来套一下,少年时吃豆腐,是豆腐,中年时吃豆腐,不是豆腐,等老年时,吃豆腐还是豆腐,吃出豆腐的真味和本味……

来自:天涯博客

标签: 分类:默认分类

我要评论:

文章日志分类

文章日志标签

财经股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