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地球城博客 > 摩天轮 > 关于第三者事件的自省。白日焰火
标签: 分类:默认分类

关于第三者事件的自省。白日焰火

2017年10月12日 11:14

除了提供结构的终极解释,女权主义者能否对生活中人们的处境、情感、策略甚至“虚假意识”有一些同理心?尤其是婚姻这样深度情感涉入的制度,人们在其中的体验是非常复杂的。我仍然觉得“不齿第三者”这样的道德情感

除了提供结构的终极解释,女权主义者能否对生活中人们的处境、情感、策略甚至“虚假意识”有一些同理心?尤其是婚姻这样深度情感涉入的制度,人们在其中的体验是非常复杂的。我仍然觉得“不齿第三者”这样的道德情感反应需要更细致的分析。

@麦兽兽  老人家是明白人,实际上婚姻这个东西早已千疮百孔。个体处理婚姻危机,男女一般都有各自弹性。媒体曝光窒息了当事人进行弹性处理的可能性。这些人并非挑战婚姻制度者的同路人,却也不是敌人。就此而言,女权主义是没办法给个人开药方的,毕竟生活不是靠立场来推进的,幸福的参数太多。




“一日夫妻百日恩”仍然是许多人共有的情感体验。因此,婚姻中的妥协不应仅仅被视为屈从于男权。




然而,确实有太多的话语惯例,强调婚姻关系的霸权,遮盖了婚姻中的剥削和伤害,也遮盖了人的情感和关系的复杂面。




任何一种婚姻制度都有相应的情感体验。70年代出生的摩梭朋友告诉我,他们小时候只知道家里有三个妈妈(亲姐妹关系),但不知道自己是哪一个妈妈生的。财产关系和血缘继承制存在于母系的扩充家庭之间,男女之间只有性的交往而不存在婚姻、抚养和经济关系。因此,C曾经被兄姊批评,他花太多时间在独女户的“妻子”家(这是受汉族影响的称呼),帮妻子建起几十间旅舍房间。可见母系家庭制度也有它相应的道德律例:不能与性对象有过密的经济关系。




很多女权或者准女权的微博都表达“好姑娘不要做三”,我理解。这是在洞悉结构之后,个人的一个道德选择。不能强制她人,但是这仍然是一种觉醒。




女性被婚姻禁锢得越严重,就越恨“小三”。很多时候我们是自愿选择因为婚姻关系而收敛更多的性情、付出更多的时间精力,并且享受夫妇互敬互爱的成果。但只是有时候真相是很残酷的,不管事实上婚姻关系好或坏,终极真相就是男性不必被婚姻拘束得那么紧,通常也不会因为一失足成千古恨。




白日焰火,刑侦专家说的基本靠谱。但案情只是剧情的浮冰;重点在水下,性/亲密和暴力伤害/死别的双重疗愈过程。廖凡表演很好,女主角不够。

来自:网易

标签: 分类:默认分类

我要评论:

文章日志分类

文章日志标签